欢迎来到DCIM产品官方网站,机房动环监控机房监控系统
免费咨询机房建设机房设计相关问题,咨询热线:15676201030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机房监控 > 动环监控 >
推荐内容
热门内容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5676201030
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老公又在顶着我睡,我该不该转身……

作者/整理:机缘 来源:直拓机房监控 2017-09-02 08:23

老公又在顶着我睡,我该不该转身……

老公又在顶着我睡,我该不该转身……

「 欢阅读 」 你的专享口袋读物 


  皇辉会所,金碧辉煌。

  顾初雪两只手各端着水果盆快速的走着,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:“初雪……”

  顾初雪转头回答:“怎么了?”

  “砰!”

  顾初雪撞上了不明物。

  “哇啊……”顾初雪整个人被撞的坐在了地上,手上的水果全洒在地上,发出本能的声音,转头一看,撞入视线的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,有着一张妖孽的面孔……

  棱角分明的轮廓,冰冷的面孔,精质的五官好像是被精雕玉啄出来的一样的好看,浓浓的双眉间带着一抹强势的气息,性感的薄唇带着一种致命的诱、惑。

  浑身仿佛带着一种与身俱来的帝王气息,浑身散发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!

  对上那一双深邃的眼眸,如子夜里的星辰般的明亮,那一双眼眸好似在哪里见过,梦里吗?

  顾初雪那清澈的大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盯着这男人看着,感觉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。

  易枫珞最讨厌被女人这样盯着看,但是,此时的他却一点也不反感,这样的面孔,这样的气息,这样的眼睛,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  易枫珞紧眯着双眼,仔细的打量着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……

  “你怎么回事……还不赶紧起来,撞到客人了还不赶紧道歉!”此时,领班急急忙忙走过来吼着。

  顾初雪这才将自己的魂拉回来,赶紧起身,对着易枫珞鞠了躬:“对不起,我……不是故意的!”

  当顾初雪俯身时,领口下面那若隐若现的胸前有一颗梅花胎记被易枫珞收入眼底,双眸一紧:楠楠?

  顾初雪也注意到易枫珞的眼眸盯着她的胸了,赶紧起身,捂住胸,蹲下身子捡水果,边捡边想:色、狼!

  十八年了,楠楠离开温家已经十八年了!

  犹记得只有两岁的楠楠一直都粘着易枫珞与楠楠的哥哥温泽昊,不料,在一个下雪的晚上突然就失踪了。

  寻找了这么多年,突然就站在他的面前,惊喜来得太快让几乎让他来不及去呼吸。

  水果捡完,领班拉起顾初雪对着易枫珞说:“对不起,……”

  领班说完,赶紧拉着顾初雪走了。

  易枫珞这才从记忆中回来,想追上去的时候,被温泽昊拉住:“怎么了呢?”

  “我好像找到楠楠了!”易枫珞双眸紧拧,即使冷静的说着这话却无法掩饰他内心的激动与兴奋。

  温泽昊冰冷的俊眸一紧:“带我去!”

  小的时候,易枫珞总是能感应得到楠楠在哪里,只要楠楠靠近了,他就能感觉得到,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。

  易家,温家是几代的世交,在帝城最有权势金钱的大家族。

  在温楠楠出生的那一刻,易枫珞的奶奶一眼就看中了这女娃,并送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玉做为聘礼,给易格珞与温楠楠订了娃娃亲!

  不料,在温楠楠一周多岁的时候,却失踪了,温家与易家一直都在暗在寻找,从未放弃过。

  ……

  “温雨兰……你那边都安排好了吗?今天,我一定要让敬超学长看看顾初雪那个贱人到底有多贱!”罗如晴双眉紧拧着,怒气冲天。

  罗如晴是顾初雪的死对头,因为,罗如晴喜欢的学长蒋敬超对顾初雪似乎有意思,于是,罗如晴准备好好的教训教训顾初雪。

  “放心吧!我说过了……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,我们好姐妹一场!”温雨兰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,美艳极了。

  “嗯。那就好!”罗如晴冷笑。

  挂了电话后,罗如晴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冰冷的寒气射到她的骨子里,阴寒至极,转头,却没有人,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于是,快速的跑了。

  易枫珞半眯双眼,妖孽般帅气的脸蛋上发出危险的信号,声音低哑而又冰冷,却是格外妖冶:“顾初雪就是楠楠现在的名字,我刚才看到她胸前的工作牌了!”

  “哼!”温泽昊冷哼一声,脸上阴寒至极:敢欺负他的妹妹,那是活腻了?

  易枫珞幽深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寒气:“走,看好戏去!”

  ……

  “初雪,你去8036包厢,他们要两瓶红酒!”领班对着顾初雪说着。

  “是!”顾初雪拿了单子,提着两瓶上好的红酒就走了。

  顾初雪小心翼翼的将这俩瓶红酒抱在怀里,这一瓶可都是要好几万的呀,所以,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护着。

  推开8063包厢,双眉一紧,里面坐着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的同学,罗如晴,还有那个据说家庭势力很大的温兰雨,温千金,还有那个平时飞扬跋扈的阮秋灵与其它的同学。

  当顾初雪站在门口的时候,她们都是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她,嘴角也是带着嘲讽的笑意。

  顾初雪挺挺胸,人穷志不穷,她靠自己的双手打工赚学费赚生活费,没有什么可耻的。

  罗如晴走过来,伸手:“给我吧!”

  顾初雪小心翼翼的将两瓶红酒递到罗如晴手里的时候,罗如晴握住,顾初雪放开。

  “砰!”

  两瓶昂贵的红酒就这样子摔了,流了一地的红酒……

  顾初雪只感觉脑袋翁翁做响,完了,怎么会这样。

  顾初雪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刚才明明递过去给罗如晴,,她也明明握住了,等她放手的时候,结果,她却故意放手,这是故意整她的。

  “你怎么当服务员的?连瓶酒都拿不好,你看,溅了我一身,你赔我衣服!”罗如晴恶人先告状了。

  顾初雪怎么就没想明白,她就是故意的呢?刚才就不应该把酒递到她的手里。

  “不好意思,刚才,明明是你松手的,我明明已经将红酒递到你手手里了!”顾初雪才不要当冤大头。

  “呵……你这是推卸责任吗?”这时,温雨兰走过来,一副趾高气扬的指着她。

  顾初雪直接推开那指着她的手:“我就事论事!|”

  “你居然敢推我!”温雨兰紧拧着双眉,怒了:“贱人,道歉!”

  “行,道歉是吧!”顾初雪双眸一紧,看到桌子上的酒,拿起拿酒泼在温雨兰的头上,酒从她的头发顺着一直流下来,流到脖子,衣服,恶心的要命。

  顾初雪嘴角微微上扬,邪邪一笑,万分得意而又潇洒的将酒瓶一丢:“抱歉,手抖!”

  大家看着温雨兰浑身都湿透了,赶紧上来慰问,拿纸巾给她擦。

  顾初雪就这样站在一边看着,一点也不害怕。

  对门,易枫珞与温昊泽双眸冰冷的望着,双眸越来越深邃,越来越冰冷。

  “有个性!我相信她就是楠楠,铁血的个性像我们温家的人!”温昊泽深勾唇畔,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。

  易枫珞却没有说话,紧抿着那性感的薄唇,半眯着双眼继续看着。

  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满满的是疼惜与宠爱。

  易枫络那如黑宝石般的双眼紧盯着顾初雪看着,一刻都舍不得离开,这么多年了,多想多想好好的捧着她的双脸,让他仔细的看看清楚,看着她那精质的五官。

  罗如晴扬起手,准备给顾初雪一个耳光时,顾初雪及时挡住,用力一推,罗如晴脚下踩着酒一滑,整个人摔倒在地:“哇……”

  “哼!”顾初雪冷哼。

  “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罗如晴顾初雪如此嚣张,拿起桌上的另一瓶酒也想洒顾初雪满身。

  温泽昊见怀情况,想上前去帮忙时,却被易枫珞阻止了:“看着,我相信她肯定有能力对付的!”

  温泽昊冷眼看着他。

  易枫珞对着他点点头!

  只见,顾初雪用力一推,这次罗如晴是有防备的,没摔倒,手却撞到了撞上去,酒瓶摔坏了,酒也洒出来时,罗如晴心想,赶紧往顾初雪身上泼的时候。

  顾初雪见酒快要喷在她身上的时候,本能的用手去挡,结果,俩个人一用力,破了的酒瓶割伤了顾初雪的手,割了一道口子!

  而在对门的温泽昊与易枫珞却没发现。

  “你这是想杀人吗?”顾初雪脸色铁青的吼,手上的伤钻心的疼痛着。

  “就算是割断你的手,也没办法弥补你今天犯的错!”罗如晴见自己占了上风,表情得意。

  “贱人……”温雨兰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酒之后,怒气冲天的走到她的身上扬起手准备打她的时候,顾初雪依旧用手挡下了,温雨兰依旧不依不饶,俩个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了。

  刚好,经理赶到。

  “顾初雪……够了!”经理一见顾初雪跟客人打起来了,阴冷的声音制止,将她拉开。

  顾初雪被拉开的时候,被突如其上的温雨兰甩了一个耳光,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着。

  可她却被经理死死的拉住。

  “放开我!现在是她们欺负我……我是这里的员工又怎么样,就任由客人欺负吗?”顾初雪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态度。

  “快点道歉!客户就是我们的上帝……员工就要服从上司的命令!”经理不分青红皂白就下令要求顾初道歉。

  顾初雪横眉瞪眼的取下身上的工作牌,甩到经理的身上:“老娘不干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经理看着这顾初雪平时的时候温温顺顺的,没想到闹起来居然……这么疯。

  “行,你不干也行,至少你把摔了的红酒先赔了。”经理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  “那不是我摔的,我不会赔的!”顾初雪说完,准备离开,结果被经理一把拽回来,拽到她那受伤的手上,疼的她直咧牙。

  “过份!”易枫珞见经理居然敢碰顾初雪,冷哼一声,上前,走了进去。

  顾初雪本能的转头,撞上了易枫珞的视线,见他的眸子似乎一柔,心想,又是他,他是想干嘛?

  温雨兰一看是易枫珞与温昊泽,赶紧装得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。

  “哥,枫珞,你们……怎么也在这里?”温雨兰那声音马上变得软绵绵的,娇滴滴的。

  刚才那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,立刻变得甜美可人的软妹子了。

  顾初雪双眉微微一紧:原来和她们是一伙的!

  经理一看,心想不好,顾初雪这得罪的不止是温家小姐,还得罪了这俩爷,忙赔着笑容:“温爷,易爷,你们放心,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,一定会让我的员工道歉……还你妹妹一个公道的!”

  “见风使舵!”温昊泽阴着脸冷哼。

  经理脸上依旧是赔着笑容,但他却还不明白自己是哪里说错话了。

  “哥……我……”温雨兰话还没说出来,就被温昊泽冷冷的声音打断了:“我不是你哥,谁都没资格叫我哥,我温昊泽只有一个妹妹,温楠楠!”

  温昊泽话落,那一双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顾初雪看着,看着看着,冰冷的眼眸慢慢的开始有暖意,开始温柔,带着不少的疼惜。

  顾初雪却有些不解了,干嘛盯着她看呢。

  而对于温雨兰来讲,温昊泽些话却丢脸至极,心里恨的牙痒痒,居然这么不给面子,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给她难堪。

  温楠楠,温楠楠,大家的心里都想着温楠楠,虽然,温雨兰深知这个温楠楠已经死了,但是,依旧恨她入骨。

  此时,经理已风中凌乱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“没我的事的话,我先走了!”顾初雪对于他们的事情可不感兴趣,她的手受伤了,必须要回去处理一下伤口才行。

  “你还不能走!”经理再一次拉住了顾初雪,顾初雪倔强的一甩,将经理的手甩开:“不要碰我。”

  在包厢里,灯光不亮,顾初雪将手藏在后面,所以,这俩位爷根本就看不到她手受伤了。

  “我已经说清楚了……酒不是我摔的!”顾初雪有些怒了。

  “我可以证明,酒不是她摔的!”易枫珞那邪魅的声音响起,让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慑住了。

  为什么要帮她?

  那一堆堆火辣辣的目光全都往顾初雪身上刷着,嫉妒,疯狂的嫉妒,她只是一个乡下来的穷丫头,居然能让易枫珞替她说好话,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“枫珞,酒确实是她摔的,也许是不小心……”温雨兰娇滴滴的说着,话还没说完,却被易枫珞冷冷的打断:“如果我能证明酒不是她摔的,你们是不是要全体跪下来向她赔罪?”

  “必须要赔偿精神损失费!”温泽昊那冰冷的声音插入。

  易枫珞没来得等她们反驳,直接将手机拿出来:“看吧,刚才……我将镜头拉近,全都拍下来了……你们看,她这手已经握住了,结果,当顾初雪将手松开的时候,她故意将手一松,这酒才会摔在地上的!”

  易枫珞说完,将手机收起来。

  肆初雪松了一口气,终于还她清白了!

  “谢谢!”顾初雪好坏还是分的清的,毕竟,他们帮了她,说一句谢谢是应该的。

  易枫珞双眸一柔,没有说话。

  “跪下,道歉!”温泽昊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温雨兰与罗如晴。

  罗如晴慌了,没想到居然被拍下来了,偷偷的看了看温雨兰的时候,发现温雨兰正恶狠狠的瞪着她,那眼神,仿佛要将她千刀万剐了一样。

  “快!”易枫珞突然低沉的一吼,声音阴冷至极,吓的罗如晴迅速跪下来,结果,跪在了刚才被她摔碎了的酒瓶玻璃碎上,疼的她倒抽了一口气,可是,她只能跪着。

  温雨兰是温家的千金,而她却不是,既然易枫珞与温泽昊要让她跪的话,她必须要跪的。

  “看来,这温家的千金不过如此嘛!犯错还要抵赖啊,呵……”易枫珞冷笑。

  这样阴冷的笑让温雨兰毛骨悚然啊。

  “我……我当时也没看清楚……”温雨兰不可能给顾初雪下跪的。

  “既然没有看清楚,为什么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这罪行强加在我的头上?”顾初雪冷眼看着她。

  “我……”温雨兰被顾初雪这么一说,语塞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温雨兰感觉到易枫珞对她的不满,没办法,知错就要改,于是,她只能跪下来,跪在了顾初雪的面前。

  顾初雪得意洋洋的掏出手机,然后,将这一画面给拍下来了:“唉呀,这温大千金与罗大小姐跪在我的面前向我道歉……今天是打西边出来了吗?我必须要拍下来……存在手机里做个纪念才行呀!”

  “咔嚓咔嚓……|”

  顾初雪是拍了好多张,这才满意的收起手机。

  当她收手机的时候,另一只被划破了的手伸出来被看到了……

  易枫珞与温泽昊双眉一紧,异口同声,语气紧张: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  “哦……刚才打起来的时候不小心被她给割伤了!”顾初雪这一开心,都快要忘记自己的手还受伤呢。

  “今天,谢谢你们了,不管是出于什么,你们帮我……但是,还是很感谢你……我……先去处理伤口了!”顾初雪说完,就准备离开。

  易枫珞伸手抓住了她,顾初雪身子一僵,勉强的挤出笑容笑:“还有事吗?”

  “我送你去医院!”易枫珞一脸霸道的说完,拉着她就走了。

  “喂,我……我自己……可以处理的……去医院要好多钱,我不要去医院!我去药店买点酒精,买些纱布就可以了……”顾初雪的声音对于温雨兰她们来讲,越拉越远了。

  温雨兰见他们离开了,阴着一张脸起身:“哼……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……害得我被你拖下水。”

  “我……没想到……他们,居然……会突然出现帮这个贱人……这个贱人认识易枫珞与你哥吗?”罗如晴也没想到啊。

  本来是想小小的整她了下,然后,到时让一个老头拖着她,强、奸她,再让学生敬超过来看看,顾初雪为了钱把自己给卖了。

  没想到中间却杀出了易枫珞与温泽昊这俩位大爷。

  一直没有说话的阮秋灵走出来,扶着温雨兰说:“雨兰,你放心,那贱人再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入得了你哥与枫珞的法眼的,易家跟温家可是有婚约的,虽然,当年易奶奶给了温楠楠一块玉作为聘礼,但是,温楠楠却已经死了,而易家与温家是世交,有意要结为亲家,亲上加亲,现在温家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位千金,所以,到头来,肯定是让你顶上温楠楠的位置,嫁给枫珞的。”

  温雨兰听阮秋灵这么一说,心里的阴霾也慢慢的消失了,嘴角带着一抹高傲笑意:“那是!这易家与温家要结为亲家是众人皆知的!”

  “怎么说,温楠楠是你的表姐,你亲姨妈的女儿呢,你……居然帮我不帮她?”温雨兰有些怀疑的看着阮秋灵。

  “我们是好姐妹嘛!”阮秋灵赔笑道。

  温雨兰嘲讽的笑了笑,对着罗如晴说:“今天这酒的损失,你自己出!”

  罗如晴肉痛啊,那么多钱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

  当然,罗如晴心底暗暗发誓,今天受的耻辱,今天赔的钱,改天一定会从顾初雪的身上加倍的讨回来的。

  ……

  顾初雪被易枫珞与温泽昊霸道的带到医院,处理好伤口之后,医生说:“配点止痛消炎药吧!”

  “不用不用……医生,我不痛了,真的……不要不要!”顾初雪是想着省钱呢,本来都不愿意来医院的,结果硬是被这俩爷拉到医院来,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。

  “配吧!”易枫珞冷冷的开口:“要最好的药!”

  “不用,真的不用……”顾初雪心里抱怨着:怎么这么霸道又爱管闲事!

  “再抽个血验一下吧!”一直紧抿着双唇没说话的温泽昊开口了。

  当然,他们俩个人要她抽血是另有目的的,这么好的机会,一定要抽几管子血来做一下DNA鉴定才可以。

  “验,……验血?验什么血啊,我这是……又没事!真的没事!不用大惊小怪了,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而已,没这么娇身惯养……”顾初雪这话还没说完,医生已经替她开了单子了。

  “喂,我……”顾初雪再要反驳有时候,已经被易枫珞与温泽昊强行拖去抽血:“哇,啊……疼……你们……我都说了……不要抽血,我这小伤,抽什么血啊,验血很贵的!”

  顾初雪心疼极了:这样下来的话,少说也要好几百了吧。

  医生就是吸血鬼。

  此时,易枫珞与温泽昊俩个人的眼神交汇了一下。

  顾初雪眨了眨眼:“为什么要抽这么多的血?”

  “因为验的项目多!”易枫珞回答。

  “我……我这又不是得什么绝症!”顾初雪算是败下阵来了,今天算是遇到俩个爱管闲事的爷了。

  好吧好吧,今天就算是大出血吧,就当是报答他们今天帮她一次好了,以后两清。

  可是,顾初雪想跟这俩位爷两清,看来难了。

  顾初雪看着那一大罐血,心痛极了,小声嘀咕:“这么多血,拿去卖的话估计也能卖到一些钱,真是浪费!”

  易枫珞一听,俊眉一紧:“到底你的生活过得有多苦?一口一个钱字。”

  “我们是穷人家的孩子,我从初中开始就靠自己打工赚钱赚学费,这样的生活是你们这种少爷不会明白的!”顾初雪坦荡荡的说着。

  穷没有什么可耻的。

  易枫珞心里一紧,有些疼痛着,是在心疼她?

  “你放心,今天的医药费全都会从温雨兰那报销给你!”易枫珞一脸保证。

  顾初雪一听,紧拧着的双眉终于舒展开来,乐开花了:“也是,我的伤是她造成的,她应该要给我报销医药费的!”

  顿时,顾初雪的心里开始美滋滋起来了。

  这时,温泽昊手里拿着单子过来了:“这么晚了,你有地方去吗?”

  “学校肯定回不去了,去网吧将就一晚吧!”顾初雪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这么冷的天,你一个女孩子去网吧那么乱的地方?不行……去酒店!”温泽昊霸道的命令。

  “酒店不用钱吗?”顾初雪鄙视。

  “去我家,免费,走!”易枫珞直接拎着她走了。

  “喂……喂,……我不要去你家……我还没同意呢,……不行……”顾初雪就这样一路叫着一路被易枫珞拎到车子上去。

  “现在没证实她到底是不是楠楠……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!”温泽昊语气带着不悦。

  “就算是证实她是楠楠……我也不会乱来!”易枫珞知道,顾初雪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,那么,他就会尊重她。

  温泽昊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

  顾初雪将车门打开,也准备离开的时候,结果,易枫珞将她刚钻出来的小脑袋给塞回去,砰的一声,将车门锁上,快速的走到驾驶位打开门坐上去,启动车子……

  易枫珞开着车,带着顾初雪走了。

  “喂……你放我下车,我不是随便的女人!”顾初雪是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要帮她,现在居然要带着她回家。

  心里一紧,回想着那个时候他盯着自己胸、部看的时候,心里一寒,这男人就是个色、狼。

  “我没说你是个随便的女人,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!是你想歪了!”易枫珞感觉好笑。

  顾初雪被他这么一说,脸红了:难道,是我想太多了?是我的心思不纯洁了?

  紧皱着双眉,继续观察着易枫珞那好看的面容:像他这样的男人,应该不缺女人的,所以,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的。

  像他这样的男人,想要什么女人都有,勾勾手指就有了,应该不会傻到去强、奸?

  顾初雪想到这里的时候,整个身子哆索了一下:难道他是想着寻找刺激?

  “放心,我对你没兴趣,没胸没屁股!”易枫珞感觉到她那一双黑溜溜的双眼一直盯着他看,冷淡的回答。

  顾初雪咽了咽口水,低头一看,确实,不知道是发育不良还是营养不良,小小的胸……

  室友都说她的胸没被男人摸过,所以小小的,要想变大,只要多被男人捏几下就会促进发弃,慢慢的变大。

  呸呸呸!

  怎么想到这些上去了!

  “最,最好是这样子……”顾初雪咽了咽有些干燥的喉咙。

  顾初雪坐在后面的位置,总是情不自禁的盯碰上易枫珞看,易枫珞是感觉到顾初雪一直在看他,他专注的开着车当没看到。

  怎么总感觉有着似曾相识呢?

  顾初雪撇了撇嘴。

  ……

  进了易枫珞的公寓,里面的装修基本是黑白,黑得有些生冷,却又体现出一丝的强势。

  一个书房,一个卧室。

  “只有一个房间,那……我睡沙发好了!”顾初雪还是很识相的。

  易枫珞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进厨房,倒了一杯水递给她:“天冷,喝点热水暖暖身子!”

  “谢谢!”顾初雪发现易枫珞在家里整个人变得温暖起来了,刚才给她递开水的时候,就像个暖男一样,心窝里了瞬间变得暖暖的。

  “药!”易枫珞再一次递给她药。

  “哦,谢谢!”顾初雪从没被这么一个男人照顾过,心里,多多少少有些感激。

  顾初雪是一个最不会浪费的人,既然花了钱买了药,那必须是要吃到肚子里去的。

  吃完药,易枫珞拿出衣服,眼眸带着温柔注视着她:“去洗个热水睡澡睡觉!”

  “你……这里怎么会有女生的衣服呢?是你女朋友的吗?我穿了她的衣服,她会不会……介意?这个……她要是知道我住在你这里,会不会误会呀?”顾初雪有些着急了。

  “你人都来到我家了,你现在才去考虑这个问题,会不会有些晚了?”易枫珞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看着她。

  “我……那,我现在可以走的!”顾初雪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。

  “我暂时没有女朋友!”易枫珞这话没有骗他,虽然,他从小的时候就订下娃娃亲,但那也只能算是未婚妻,不是女朋友。

  “那就好!那这衣服……”顾初雪疑惑了。

  “我未婚妻的!”易枫珞声音低魅的回答,这可把顾初雪给吓坏了:“什么?未婚妻……”

  “像放心,没问题的……我跟我未婚妻分开快二十年了!”易枫珞拎起她:“现在十二点了,你再磨迹下去的话,谁都不用睡觉了。”

  分开快二十年了?未婚妻?那他几岁?

  管他这么多干什么。

  顾初雪拎着易枫珞递给她的衣服,赶紧往浴室跑去。

  易枫珞看着她那背影,嘴角微微上扬,勾起一抹倾国倾城的笑意:“你是楠楠吧?”

  易枫珞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,看到女生的东西总会买回来,总感觉这些给楠楠用很合适,很漂亮。

  每年,易枫珞都会去女装店看看新季的衣服,然后看中的就会买回来,心里总是想着:等楠楠回来的时候,住进他家,就不会没有衣服穿了!

  虽然,还没证实顾初雪是不是楠楠,但是,易枫珞的直觉告诉他,肯定是,错不了,他的直觉是不可能会出错的。

  ……

  “跟未婚妻分开这么多年了,还给她睡衣?居然,还有……小内内还小罩罩……”顾初雪突然脸红了。

  从男人的手里接过小内内和小罩罩让她羞极了。

  咳!

  顾初雪虽然没有被泼到酒,但是,身上也是一身的酒味,必须要洗衣服。

  赶紧洗洗刷刷的,小心翼翼,手还好没沾到水。

  里面穿着真丝的睡裙,外面披着厚厚的睡袍,顾初雪把自己裹的紧紧的才出来。

  小脸蛋有些害羞,再加上刚洗过澡,白嫩的皮肤上带着红晕,格外的诱人。

  易枫珞见状,吞了吞口水,性、感的喉结快速的转动着,紧眯着双眼,声音沙哑而又诱、人:“嗯,很合身!”

  易枫珞表示非常的满意。

  “谢谢!那……能给我一条被子吗?我只要一条就可以了,不用枕头,我睡沙发!”顾初雪脸上带着笑意,那一排整洁的牙齿让人一种清鲜亮丽的感觉。

  易枫珞这心一紧,慢慢的靠近她,气息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这让顾初雪的呼吸越来越紧,越来越紧!

  咽了咽口水:“你,那个,我……我要……一条被子……就,可以了!”顾初雪不敢去看易枫珞那妖孽的面孔,特别是那深邃的眼眸,会把她给吸进去的。

  心扑通扑通的跳着,跳的特别特别的厉害。

  每呼吸一次都感觉空气炙热无比,感觉到易枫珞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,她一步一步的往后退,易枫珞一步一步的往前……

【未完待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