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可以谈天花乱坠的恋爱,但一定要结实质的婚姻_中心机房网
    欢迎来到DCIM产品官方网站,机房动环监控机房监控系统
    免费咨询机房建设机房设计相关问题,咨询热线:15676201030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机房设备 > 精密空调 >
    推荐内容
    热门内容
    联系我们
    电话咨询:15676201030
    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    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    你可以谈天花乱坠的恋爱,但一定要结实质的婚姻

    作者/整理:机缘 来源:直拓机房监控 2017-10-16 00:10

    这种实质,必须包含经济基础与精神文化观念,双方家庭门第及为人处事作风——习酒镇赵半仙

    你可以谈天花乱坠的恋爱,但一定要结实质的婚姻


    (1)

    (20171015 周日 阴)

    先生昨晚念叨了一个晚上,说今早必须回工地。

    我迷迷糊糊睡着了,就没有理会他。

    半夜孩子哭了,他惊醒,下一秒伸手拍拍我,“宝贝乖乖,好好睡觉觉”

    迷糊中的我差点笑醒了,他拍哄了半天,孩子还没止住哭声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    一阵冷风侵进被窝,他从床上一跃而起,破口大骂,“简直害死人!”

    然后去抱起孩子换了个尿布抱着晃悠着哄,哄半天还不见成效,他就怒火冲天地叫醒我。

    我接过孩子,放进被窝揽在臂弯里,一边拍轻声哄着。

    最近打针吃药,已经没有喂母乳了,孩子突不其然的被断奶,年纪虽小,说不出自己的口粮少了一种,但我一抱着她,她便本能地在怀里乱蹭,像只小猪拱地里的红薯。

    有时候隔着衣服‘拱’着了,就狠狠地咬着吸,只是吸半天没‘油水’,就很窝火地松开嘴发脾气,乱蹬腿脚。

    看着好生可怜与心疼。

    早上先生起来喂完奶,给我倒了杯温水让我先吃西药,这药有些变态,需要饭前饭后两小时米水不进。而中药则需要在饭后十五分钟后再喝。

    “你记好几点吃的药,等下好吃饭,懒得做就喊外卖!我走了。”他进房间来叮嘱完后不久,外面就传来重重的关门声。

    孩子放在床上,兴奋地用腿乱蹬被子,蹬得无趣后就吭吭叽叽地哭闹,要坐起来或着扶着站立。

    她喜欢看花儿,刚出生十天就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沙发布上的花朵看。这大概遗传了我,我也喜看花,,床品套件几乎是一个格调,全是五颜六色盛开的花。

    (2)

    窗外的气候还是中秋过后一周,气温却下降到十多度,我暗想田里未收割的稻子会不会冻烂,即使我躺在床上的春天里。

    转而一想还要住十几二十天的院,那愁绪便比别人家的稻子冻烂要严重得多。

    先生昨晚就说他至少要耽误一个周时间才能回来。

    “嗯,至少,意思是上不封顶!”我想。

    孩子坐得累了,不顾前后地‘呯’一声往后倒,好在提前放着枕头。

    小坏蛋滚了一个身,把脸凑到面前挨着我,触碰到我的鼻子,毫不犹豫的就咬上去‘吧哒吧哒’地吸,她总是把鼻尖或者钮扣当成‘口粮’的替代品。

    我在前几天已经动了一回刀子,照医生的安排,保守治疗要是失败,就再上架开刀一回。

    “孩子怎么办呢?”先生昨晚问了我好几次。

    “不知道!”我说。老四在实习要上班,假期和周末在前几天为了照顾我时已经提前调休休完了。

    原本前几天先生的母亲还在这里,她上贵阳来去亲戚家窜门,刚巧来的第二天我就住院了。

    那时先生也刚放中秋节的假期,正好就能陪着我,只是他的母亲,仿佛窜门才是首当其冲的目的,先生没辙,还是开车送她去隔壁县城的亲戚家,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里,独自举着两瓶盐水上上下下的送血样检查,有时候一只握不住两瓶盐水,掉到地上弯腰去捡,扎针的那只手的手背便回血,触目惊心的红在管子里弯延很长的一段,会让人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  先生让我理解一下,我说,“我已经习以为然了!”

    只是在内心里,我又还能抱怨什么呢?

    先生的母亲,也就是我婆婆,在我住院后第三天回了贵阳,因为那天有很重要的宴席要去送礼。如果不是因为这事,恐怕也不会提前回到贵阳。

    那天先生也要去赴宴,于是喝酒到很晚才和婆婆一同来医院看了我一眼就又送她回去休息,顺带和休假的老四一起照看孩子。

    第二天先生就和我说,婆婆想回家了,问我什么意见。

    我说,“我没意见!”

    先生一听我态度不对,赶紧说,“我会劝她多留两天,帮忙看下孩子。”

    两天后,是手术的日子,公公发来短信,说些抱歉不能亲自探视的话。

    我笑了笑,原本想回复,“你要是少催她奶奶回家,让她安心帮我多带两天孩子,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

    然尔最终没有这样回复,取而代之的是,“谢谢,让你老人家费心挂念了,已无大碍,不必挂心。”

   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我虚伪,只是我个人觉得我的真诚与虚伪是礼尚往来的一种东西。

    果然我在上午刚下手术室台一小时,婆婆就带着孩子一起来了医院,先是问我感觉如何,然后便切入正题说,“我准备今晚回家!你爸爸天天打电话来催回去,今天早上又催了两遍!”

    先生听到消息也很突然,因为头一晚他在医院陪我没回家,故而也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    他看了我一眼,似乎是观察我的脸色,然尔我拿起手机佯装玩,什么也没说。

    最后先生无可奈何地同意了后,又反悔了,因为他也到了必须下工地的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