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如月色撩人,却终不能陪我看细水长流_中心机房网
    欢迎来到DCIM产品官方网站,机房动环监控机房监控系统
    免费咨询机房建设机房设计相关问题,咨询热线:15676201030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机房设备 > 精密空调 >
    推荐内容
    热门内容
    联系我们
    电话咨询:15676201030
    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    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    你如月色撩人,却终不能陪我看细水长流

    作者/整理:机缘 来源:直拓机房监控 2017-10-15 23:51

    横看成岭侧成峰|【日记·书信】社群活动

    你如月色撩人,却终不能陪我看细水长流


    我仰望的是你,陪我看细水长流的是他。

    2017年10月15日  星期日 雨

    1.

    几天的萧瑟秋雨,这天着实得冷了起来。看窗外,又是细雨连绵,间歇着听得见风的低吟。

    我穿着件薄薄衣衫,整理着餐桌。厨房里的窗户开了条缝儿,有风吹进来,我连着打了几个喷嚏。

    “素素,这几天开始冷了,要记得添加衣服。你总是不会照顾自己。”子修在身后,轻轻揽着我的腰,为我披了件羊绒衫,将垂落在我额前的碎发撩拨在耳后。

    “对不起素素,今周末,我还得出差,不能陪你,下周回来我带你好好过周末。”子修在身后将我深拥。

    窗外秋风呼啸,窗内温暖如春风。子修轻轻地放开我,轻轻地关门离去,留我一人在这温暖的小窝里,等候他的归来。

    我继续整理着餐桌上的鲜花,给每个房间瓶里的鲜花换了清水,剪切了烂掉的根部,用心侍弄花草,它们可以继续清澈芬芳。

    我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,点一柱沉香,泡一壶陈香的普洱,抽出身边一堆书里的一本,随意翻开。哦这本书,《三毛文集》,很久没翻过了,还是大学里买的。记得买回来之后,宿舍里的女生轮流借阅,每个女生都喜欢三毛,各自在三毛的故事里,不知梦见了多少落花。

    书的确是有些旧了,四边都泛着黄,翻开,有尘封已久的气息扑面而来,里面有一个书签。书签上写着几行字,好看的小楷,是《诗经》里的话: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。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。签名是韩枫。

    不禁微笑,这是多久的事了,却恍惚昨日。此刻,桌上的沉香清甜幽然,壶里的茶温润悠长。窗外的秋雨更甚了。

    2.

    也是深秋。午后气温骤降,我坐在教室靠窗的阳光里,还是觉得冷,在临摹欧楷,大一期末的考试作业。从小就没有好好写过大字,这大学第一年竟有大字课,每天要求写一开纸一张,描的,临的,写的都算,考试时候递交一张自己最满意的那张。

    我那字没法看,自小画画和大字课都很糟糕,认定自己肯定是,没有画画天赋和写字天份的人。在初中和高中时代,无比羡慕那些写字好的人。记得我会时常以各种理由借阅别人的笔记,就是看看谁的字好。一旦我喜欢这个同学的字,我会千方百计的坐到这位同学附近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。

    不知怎的心里有个情结,这个人字写得不好,五官怎么好看都会打个折扣。所以一直没有幸遇见谁,字好看,样子也好看。

    彼时,天气冷,是自习课,教室里没几个人,我的手愈发伸展不开,僵硬得很。一横一划颤抖着,没了中锋,虫子爬似的。我不耐烦地把笔仍在纸上,墨汁浸染宣纸,像在嘲讽我的笨拙。

    “同学,你在临欧阳询?你们还有这大字的作业?”一温暖男声,声声入耳。我抬头,一看就不是大一青涩的样子,手里抱着几本画册,点了点头,说:“我看我是没写字天份的,这门课等不及格了。”

    “也不尽然,各有各的天份,也需要勤于练习。”他的话跟老师的说教没什么分别,但一个字一个字怎么那么入耳,多希望他能多说教我一会儿。

    谢天谢地,他不请自来地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,摊开宣纸,拿起毛笔,浸墨,一按一提,转折撇捺,我的天哪,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刚才被我污染的那张宣纸的一侧,气宇轩昂的四个字:淡泊明志。

    “这是虞世南的字。从小我爷爷教的,唐楷我都临过。不写就挨打”。这位同学的字美得令我窒息。习字课上,老师讲过书法史,知道虞世南,但身边还没有谁写过他的字。大多都是临摹欧阳询和颜真卿的字。而我是只知道个名字,谁的字也不会写。

    “你是哪个系的,在这个教书楼上课?”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我花痴一样地问。

    “楼上405教室,外文系,大二,韩枫。”他毫无保留地给出所有信息,就不怕以后我会骚扰?还是他都被骚扰多了,也不在乎我这一个。那时我竟不知羞耻地窃喜,同时脑子里闪过一句话“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”。前几天老师刚刚循循善诱地讲解过,此刻都是耳旁风,只是念叨着“子兮子兮,如此良人何?”

    “你在说什么?”韩枫又端正地在纸上留下墨宝“宁静致远”。这回我看出来是颜体。

    “没,没说啥,我就想,你一个外文系的把书法写这么好,还让不让我这个中文系的活了?简直没天理。”我的意思是你写个外文我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