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DCIM产品官方网站,机房动环监控机房监控系统
免费咨询机房建设机房设计相关问题,咨询热线:15676201030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机房设备 > 精密空调 >
推荐内容
热门内容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5676201030
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对,我就是那个和自己“亲哥哥”结婚的女同学

作者/整理:机缘 来源:直拓机房监控 2017-10-15 23:42

已经是凌晨一点,我依然辗转难眠,因为明天我就要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,我的哥哥——唐萧白。

01

我16岁那年暑假。母亲带我来外公家住几天,熟悉一下母亲的亲人。所谓的几天,回头一数,恰好两个月。

初次见面,他安静的坐在外公家,窗外阳光洒在他白皙的侧脸上,宛如从书中走出来的人物一般俊美。靠近他时,瞧见他手里捧着一本《经济学》,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看。

外公从屋里出来,亲热的拉着我的手,用我听不懂的南方方言朝我问东问西,我一直笑着点头,嘴里一直不停地说,嗯呢,是呢,嗯,嗯嗯……

到了屋里,母亲让我坐在哥哥身边,我虽不情愿,但还是依了母亲,毕竟人生地不熟,还是少点任性比较好。我安静的看着他用修长的手指,一张一张翻页,完全对我视而不见。

母亲和外公在一旁絮絮叨叨,母亲和外公认识也不过5年,我11岁那年,有个60岁的老年人来到我家,在那天后,我才知道母亲是被别人丢弃的,现在那家的人要来认亲。而他,唐萧白就是我外公大女儿的儿子,是我表哥。

外公是男方人,我家在北方,那时候我还年幼,不知道外公用了什么办法才把母亲感动,母亲最后认了这个父亲,我也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外公,一个哥哥,还有一些不熟悉的亲戚。有时候缘分在冥冥中就已经注定,我们只不过是按部就班而已。

02

外公和外婆做了一大桌菜,在餐桌上,我和他坐在对面,他依旧不看我,他虽然生的很好看,但我感觉他很怪异,不敢再看他,一直埋头吃饭。

突然外公喊我名字,我抬头看向外公,他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,讲着我听不懂的话,我用求助的目光望着母亲,母亲翻译道,外公让你一会跟你萧白哥哥去周边转转,熟悉熟悉。

我看向唐萧白,他低头吃饭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或许是他这种漠不关怀的表情,勾起了我要征服他的想法。

我在洗手间隐隐约约听见,外公在跟什么人,叨叨个不停,他们讲方言,我是完全听不懂的。

“走了,那个谁?”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,他的声音很有磁性,我以为他会对我发火,或者用恶劣的语气对我喊。但他没有,非常温柔的对我说。只是叫不上来我名字而已。

“哦,来了,来了。”我怕他等太急,匆忙洗了一把脸就跑出来,都没来的急用毛巾擦。他双手插在口袋里,站在门口,抬头看着我,我看见他嘴角闪过一秒的浅笑。

他不动声色的转身跑到洗手间拿了个干毛巾甩给我,说:“什么样子啊?”转身走了出去,我赶紧擦把脸,把毛巾一甩,跑出去追他。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见了他之后,就对他穷追不舍,好在,最后我如愿以偿。

03

两个月的暑假一闪而过,我们的关系也变得非常密切。我每天都跟着他,他去哪玩,我就去哪玩,他看书,我也看书,我没拿书来,就看他的书。

我回到安徽老家上学,我开学上高二,他读大三,在杭州。繁忙的学业,谁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谁,偶尔看看彼此的朋友圈,顺手点个赞,刷一点存在感。

一天晚上,他的一条朋友圈,让我看的两眼通红。那时我隐约发现,我可能爱上了自己的亲哥哥,我恐慌不安,但是,我更气愤的是他谈恋爱这件事。

我打电话给他,尽量控制自己上下起伏的心跳,我用平静语气说:

“呦,谈恋爱了呀, 哥哥!”

好久才听到他回应:“嗯,是的,祝福我吗?”

我在心里暗暗骂到,祝你俩早日分手。

“嗯,她漂亮吗?”

“挺好看的,比你好看,比你温柔!”

“卧槽,你他妈不去死,唐萧白”我对着电话大吼,愤怒的情绪犹然而来。我狠狠的挂断电话,留下他在电话那头莫名其妙。

我刚把手机扔在床上,便听见微信的提示音,他发微信问说:怎么了,妹妹。

我没有再回复,也没有再多问,“妹妹”两个字已经深深把我从漩涡里拉回了现实。他是我哥哥,我是他亲妹妹,难道我还要乱伦不成。我警告自己,不要有非分之想。

如果说,故事到此就结束,那将会有一个秘密,永远不见天日。

04

我们之间相隔几千公里的路程,隔了无数个大海河流。我以为我们之间就此了然。

高考结束那年我考到了浙大,和他一个校区。虽然我知道他已经毕业好几年。当时我没有其他想法,只是想把他走的路,再走一遍。

大一那年,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外婆突然重病,她一向待我很好,我学校又距离他们所在的城市很近,周末我经常跑去照顾外婆。当然,也避免不了见到他。这件事也是我们后来在一起的导火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