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沙河堡客舍凶案:读清人笔记_中心机房网
    欢迎来到DCIM产品官方网站,机房动环监控机房监控系统
    免费咨询机房建设机房设计相关问题,咨询热线:15676201030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机房设备 > 精密空调 >
    推荐内容
    热门内容
    联系我们
    电话咨询:15676201030
    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    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    沙河堡客舍凶案:读清人笔记

    作者/整理:机缘 来源:直拓机房监控 2017-10-15 23:22

    写凶案,不是为了好奇。

    一则,这一案件的过程,让人惊奇。

    二则,这一案件中,人性的善良、机智与人性的恶劣、狡诈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  这些,才是值得写、值得看、值得思考的地方。

    本文出自清人孙静庵(生平未详)笔记《栖霞阁野乘》卷上《沙河堡逆旅之谋杀案》一节。

    话说,有某甲和某乙,二人一起在外贩卖布匹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一季生意结束,获利丰厚,于是,二人一起携带重金返家。

    某甲与某乙返家途中,遇到了一位卖花人,三人相谈甚欢。相互询问之后,得知大家所要前去的地方正好同路,于是,三人就一起同行。

    当晚,三人一起投宿在沙河堡一家客舍。

    为了节省费用,,也是因为三人互动热络,所以,大家就一同住在客舍的西偏客房。

    某甲与某乙随身所带,就是二人贩卖布匹所得的钱财,别无其他物件。

    卖花人挑担,担荷两只箱子,就是他主要的行礼。

    在此之前,先有一位贩沙壶的客人、一位盲人客官也在沙河堡同一家客舍投宿。这二人一起住在客舍的东偏客房。

    盲人的听觉非常敏锐,他晚上睡觉也比较轻。睡到半夜时,盲人忽然就给醒过来了。醒来之后,他听见西偏客房传来非常响亮的斧子劈物的声音。接下来,模模糊糊,似乎又有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。不一刻,就寂然无声了。然后,又有轻微细碎的声音。

    盲人听到这一系列的声音之后,他好一会儿都睡不着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心中起了很大的怀疑。

    于是,盲人悄悄唤醒了贩沙壶的客人,把刚才听到的一切告诉了他,并且说了自己心中的疑虑。听盲人说完之后,贩沙壶的客人也觉得事有蹊跷,但是,他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。

    盲人悄声对贩沙壶的客人说道:

    “我装作打碎您几个沙壶,您起来与我争吵,我们假装争吵喧闹,以此为掩饰,暗中观察,以应付事态的变化。不知您意下如何?可舍得您的沙壶。”

    贩沙壶的客人道是:

    “无妨,就按您说的办!”

    于是,盲人摔碎了一两个沙壶,贩沙壶的客人就高声与他争吵起来。盲人也不示弱,以更大的声音反击贩沙壶的客人。

    西偏客房的三人,听见东偏客房大半夜中争吵得很凶,于是,就跑过来劝架。

    看见西偏客房的三人前来劝架,盲人与贩沙壶的客人吵得更来劲、更大声、更厉害了。

    盲人说,自己住进这家客舍,半夜睡不着,起来整理自己的东西,发现自己的钱被人偷了。

    前来劝架的西偏客房的三人,怀疑盲人的钱是贩沙壶的客人偷走的,就说:

    “房间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,盲人失了钱财,当然贩沙壶的客人的嫌疑最大。”

    西偏客房的三人接着又说道:

    “无论怎样,他一个盲人,出门也不容易,如果是你拿了他的钱,你就还给他,免得见官麻烦。”

    贩沙壶的客人听西偏客房的三人这么一说,假装受了很大委屈,非常气氛地骂了起来。他还气不过,和西偏客房的三人动手打了起来。

    这样一来,事情闹得就有些大了。一群人大半夜争吵斗殴,客舍的主人闻声,带了几个人前来劝架,以平息事态。

    客舍主人先让大家冷静下来,接着,由他主持,来处理这件事情。

    客舍主人先让大家讲了争吵打闹的来龙去脉。听完之后,客舍主人说:

    “既然盲人丢了钱财,贩沙壶的客人和他住在同一间屋子里,嫌疑自然最大,大家也都怀疑他。这边人多,肯定不会白白冤枉他,为了自证清白,那就请他把随身所携带的东西打开,让大家搜一搜,好给盲人一个交代,让大家安心。”

    贩沙壶的客人假装很无奈的样子,说是:

    “既然店家主持公道,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也不怕搜。”

    贩沙壶的客人拿出自己的随身行囊,让店家搜查,其他人都在边上盯着。

    搜查之后,没有发现盲人所丢的钱财。

    盲人一听,说是在贩沙壶的客人那里没有搜到自己丢失的钱财,他马上装作非常伤心、十分难过的样子,大哭起来:

    “我看不见,家里非常贫困。我这一阵子出来,靠着给人算命卜卦,省吃俭用,才积攒了两串共二千文铜钱,我挣这么点钱容易吗?”

    盲人继续哭着说:

    “天黑前,我还摸过,我的钱还在。到了半夜,我的钱却不见了,肯定是在您店中丢失的。反正您的客店就这么大。既然贩沙壶的客人搜过了没有,那么,西偏客房离这边最近,入住的客人嫌疑也大,也要搜一搜才好!”

    盲人还发狠说道:

    “反正我的钱是在您店里丢失的,住在这里的人,您都得给我搜一搜他们的行礼和随身行囊,如果找不到我的二千文铜钱,我就死在您的店里、誓死都不出您的店门。”

    西偏客房的三位客人听盲人这么一说,马上说道:

    “我们都是好心,过来给你们劝架,你这人,怎么不识好歹,连我们也要诬陷啊!”

    盲人说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