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外婆家的年味,是我记忆深处最温暖的回忆_中心机房网
    欢迎来到DCIM产品官方网站,机房动环监控机房监控系统
    免费咨询机房建设机房设计相关问题,咨询热线:15676201030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机房设备 > 精密空调 >
    推荐内容
    热门内容
    联系我们
    电话咨询:15676201030
    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    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    外婆家的年味,是我记忆深处最温暖的回忆

    作者/整理:机缘 来源:直拓机房监控 2017-10-15 23:14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  文|李娜

    在外婆家过年的场景,是我记忆深处最温暖的回忆。那里有燃烧的柴火,有温暖的地炉,,还有烤红薯的香味……

    在我年幼的时候,父母离异后又各自有了新家,姐姐跟着妈妈一起生活,我和弟弟去了奶奶家,后来我又辗转在伯伯和姑姑家住过一段时间。读小学的时候,爸爸将我们姐弟仨接到一起,自那以后,我们仨便组成了一个“三口之家”。

    我们很少见到爸爸妈妈,那时,我们最盼望的就是过年,过年的时候,有时跟着爸爸去奶奶家过年,有时去外婆家跟妈妈过年。

    在我的印象中,外婆家过年,从大年三十那天一直到正月十五都是热热闹闹的。

    我们仨很早就盼望着过年,总是从邻居的谈话中留意着关于过年的一切信息。

    盼望着,盼望着,一转眼就过年了。

    大概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,那天我们三个早早的起床,从住所出发,经过矿区唯一的中学,傍着一条水流淌急的沟渠胆战心惊的走了一截,又穿过一片竹林,再转两个弯,就来到了外婆家的小山坡下,我们在小山坡下一起冲刺,直接冲进了外婆家的堂屋里。

    一进门,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见到久违的妈妈,还有外公外婆,大姨,小姨,姨父,舅妈,还有表弟表妹们……

    我们兴奋的窝在外婆的房间里,坐在刷着红色油漆的靠背椅上,围绕着温暖的地炉,一边吃着香喷喷的花生瓜子红薯片,一边听妈妈和外婆、姨妈她们说着家长里短的话。

    做饭是大人们的事,上午十点钟的时候,她们便忙了起来。

    妈妈和小姨从菜园里摘来满满一篮蔬菜,把它们摊在厨房坑坑洼洼的地上开始择菜、洗菜,大姨站在灶边咚咚咚咚的切着菜,外公忙着从猪圈边的水泵房担水过来,外婆在她的坛坛罐罐里捞着她的宝贝腌菜、酸豆角、盐辣椒,姐姐接过外婆手里的一根腌菜撕了一条给我,两个人吃着、笑着跑进房间去看电视——

    房间里14吋的黑白电视机嗡嗡嗡嗡的响着,调来调去只有中央电视台看得清楚,看不了几分钟,我们又跑到屋外去,这里瞧瞧,那里看看……

    开始做午饭了,妈妈坐在低矮的灶边生火,我也搬了个小麻拐凳(小板凳)坐在一旁凑热闹,眼看着妈妈用火柴点燃一个柴把子,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黑漆漆的灶里,只听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,一股浓烟冒了出来,妈妈弯腰往灶里大口大口的吹着气,不一会儿,柴火轰的一声便燃烧起来,妈妈又赶紧加了两个柴把子进去,火势越来越旺了,灶膛里也亮堂了,绚丽的火光在灶膛里恣意的燃烧着,跳跃着,像一个狂热的舞者,忽明忽暗的光线映照在我和妈妈的脸上,一颤一颤的,在我们的脸上镀上一层金光……

    妈妈往一旁的小灶里塞了两个红薯,我咽着口水眼巴巴的坐在一旁等,一张脸被烤得热烘烘的,等了一会,我被灶火烤得发烫,便跑去房间里看电视,吃一些花生葵花籽解馋。

    过了一会,妈妈突然叫我的名字:“李娜——”我赶紧跑了过去,妈妈正一手叼着烟,一手拿着火钳往小灶里扒拉着,终于扒出了一个碳球似的小红薯,等红薯冷了一些,我便迫不及待的哈着气掰开了又硬又厚的红薯皮,伴随着一股烧焦的香甜的红薯香味,见到中间露出的一点金黄,我用牙齿将那仅有的不多的一点美味刨进嘴里……

    吃饭之前,外婆虔诚的洗净双手,神情肃穆的在堂屋外墙的神龛摆上三碗饭菜,燃上一炷香,嘴里说着保佑谁谁谁之类的话——等外婆做完这些,我们才开餐。大人们围着八仙桌,倒上一杯酒或者半杯酒,边吃边聊;小孩子们围着一个小方桌,热闹哄哄的吃完饭赶紧去房里烤火,看电视,或者围坐在地炉边打个盹……

    大人们吃完饭,收拾完终于也可以休息会了,小姨那时还没结婚,她将录音机打开,放起了邓丽君的歌,外公摇着头嘟哝着走得远远的,不知又忙什么去了,姐姐和小姨站在破旧的书桌边跟着录音机里学唱歌,我们几个小一点的一会跑到菜园子里,一会跑到后山,像小鸟一般自由快活!

    就这样,到了晚上,吃完晚饭,妈妈给我们端来洗脸水,洗完又提来两个冒着热气的木桶,跟我们一起洗脚,我们打着哈欠,围着地炉一起守岁……

    外婆忙完也进了房间,她从厚厚的棉袄里摸出一根细长的钥匙,打开柜门,从抽屉里拿出红纸折的包封(红包),一个一个地塞到我们的手里,然后又从米缸里翻出几个发饼分给我们,我们吃完发饼,将红包紧紧的抓在手里进入了甜蜜的梦乡……